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

  荡气回肠,怅然大侠的痛快。

  病入膏肓,心如刀绞的悲哀。

  一口气全下肚,那滋味真是荒唐又滑稽,如杜鹃深山悲鸣,那回声也要抵死缠绵九曲十八弯,绕他个半生纠缠不死不休。

这世上有一种男人,予人的感觉是三分醉三分醒,懂得在美和艳之间以微之又微的醉意使人防不胜防,且这种薄醉不常见,犹如灯火长街的尽头一闪而过的那一尾及地的长袖,水袖一场便是精致而危的风情。